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xujianguo1104的博客

鲤鱼洲情怀——我的兵团梦

 
 
 

日志

 
 
关于我

76年4月20日到五星垦殖场27大队,79年6月离开。我只是个混混,属落后分子。短暂的三年学会了草与禾的区别,也知道了“谁念盘中餐”的含义。一混就五十多了,混之余,偶尔就会想起那些泥里滚田里爬太阳暴晒风吹雨打的战友们,当年英姿风发,朝夕相处,而今老态龙钟,天各一方。今天借《鲤鱼洲情怀》这个博圈叙叙旧,感谢那些曾经关照和帮助我的战友们,也向曾经跟我打过架和生过意见的战友们道个歉。想的时候来个电话,需要帮助的时候告诉一声。

网易考拉推荐
GACHA精选

与上海的缘分  

2010-11-20 00:17:3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与其说是与上海的缘分,还不如说是与上海人的缘分。读小学的时候有一个女老师是上海人,走路轻轻的,说话甜甜的,身段袅袅的,头发飘飘的,相貌俊俊的,皮肤白白的。对,像童话里的天使,更确切地说像大白兔奶糖。再后来隔壁的刘老太的大儿子带来了一个上海老婆来,弄得很多街坊都来围观,我记忆中大家都称她“上海婆子”。“上海婆子”的打扮有点像电影里的女特务,衣着打扮跟我们看到的女人很不一样,不知我母亲当时的感觉如何,我想我父亲一定爱看,和所有街坊里的大男人一样不敢正视,或远远的,或偷偷的瞅——成熟、性感、婀娜的曲线美。再后来就知道过年的时候每户有一包上海产的大前门香烟,凭供应劵买永久自行车、红灯牌半导体收音机、蝴蝶牌缝纫机等,一直到我下放到九团。

        在27大队有一大半老知青是上海人,第一个接触的便是指导员魏秀娣,她同我父亲单位上知青办的人一同到我家,把九团说成了我十分向往的地方。尽管我在27大队只呆了短短的三年,但每天与战友们一起日出而作,月出而归,同工同宿,朝夕相处,这就不能用三年的数字来衡量,我想最起码要放大十倍。在鲤鱼洲的日子里我得到过很多上海战友的关照。

       79年我回城,我工作的单位是上海内迁的、国家对口支援江西的企业,单位里有许多上海人同事,加上自己当采购员,经常去上海采购物资,只是与战友们因种种原因失去了联系,一个人在上海度过许多寂寞与孤独日子,那时我就常想,要是碰到他们该多好啊!

       说来巧,我女儿大三时就选择上海实习,最后便在上海成家立业,老公就是上海人,也是68届老知青的后代,我与亲家也常聊起彼此的下放生涯。我的单位不景气,现在跟私企服装厂老板打工,我主管订单业务,又有许多上海的外贸公司与我往来,我这辈子与上海人结下了深厚的缘分。

       有人说上海人过于精明,不好打交道。非也!上海人的精明是上海人所处的环境逼出来的,上海人像牛一样,吃的是草,挤出来的是奶,他们为全中国做出了许多贡献。现在许多老上海人渐渐地被上海所驱逐,取而代之的是新上海人——各地的新贵。谁说上海人不好打交道——他们重信誉讲规矩。我为自己与上海有缘而感到庆幸,我为自己有许许多多的上海战友、上海同事、上海的客户以及上海的女婿而感到自豪。

  评论这张
 
阅读(126)| 评论(2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