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xujianguo1104的博客

鲤鱼洲情怀——我的兵团梦

 
 
 

日志

 
 
关于我

76年4月20日到五星垦殖场27大队,79年6月离开。我只是个混混,属落后分子。短暂的三年学会了草与禾的区别,也知道了“谁念盘中餐”的含义。一混就五十多了,混之余,偶尔就会想起那些泥里滚田里爬太阳暴晒风吹雨打的战友们,当年英姿风发,朝夕相处,而今老态龙钟,天各一方。今天借《鲤鱼洲情怀》这个博圈叙叙旧,感谢那些曾经关照和帮助我的战友们,也向曾经跟我打过架和生过意见的战友们道个歉。想的时候来个电话,需要帮助的时候告诉一声。

网易考拉推荐

得胜鼓  

2010-12-20 02:37:50|  分类: 死亡情怀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今天午后同老婆去花鸟市场买了十条小金鱼回来,放进盆景里的小鱼塘,鲜活的生命便在山水之间游弋,欢快地上下嬉戏,相互追逐着飘浮的鱼食。我久久地注视着这些小生命,耳边回响着庄子与惠子的对话,“子非鱼,焉知鱼之乐乎?”“子非我,焉知我不知鱼之乐乎?”我不知鱼是不是忘乎于山水之间,也不知道这些小生命是否知道自己囚禁在不愁衣食的牢笼里。可怜的小宠物,早已没有了自然里生存的技能,成了人类的附庸,不知庄子对我盆景里圈养的几条小金鱼是否也羡慕不已?想起今年四五月份养的那几条金鱼,前后不到两月就一一地归了西天,看着鲜活的生命成了奄奄一息的时候,心里有些惊慌失措,夺口而出——“阿弥陀佛!”仿佛是在助念临终生命魂归极乐世界。孔子说,见其生而不忍见其死,故君子远庖厨。任何生命都是宝贵的,然而,任何生命又是无常的。旦夕祸福,朝不保夕,这些成语都是千古流传下来的见证。

       吃过晚饭,我和老婆出去散步,往西去,片刻便到了沿河公园。出门时,老婆跟我念叨电视里播放的保健食疗方子,这段时间她像着魔似的迷上了这些节目,这说明我们开始老了,在向老年人的行列迈进,开始在担心自己的身体健康,提前重视“革命的本钱”。她要我按照节目里介绍的方法吃这又吃那,结果我把她的好心当成驴肝肺,一路上她生气了,在公园里她不跟我在路面上走,而是沿着河沿走,公园里锻炼的人很多,小道上满是快走慢跑的人,空场地上多处都是跳健身舞的。我在海关桥的空地上随着音乐节拍扭动着身体的各个部位。突然桥的马路对面传来了锣鼓声,非常熟悉的鼓点——许多年没有听见的《得胜鼓》。喇叭里音乐声消失了,满耳都是锣鼓声,铿锵有力,振奋人心。我跟老婆打了个招呼,便朝鼓声奔去,跨过车来人往马路,在海关大楼正对面的河边空地上,有几个人正在演奏着《得胜鼓》。大锣、小云锣、䥽都随着鼓点的变化而变化,一板一眼,板板眼眼,强弱交替,快慢相随。黑夜里,演奏者的面孔不甚清晰,只看到他们的身影随着节奏有力地晃动着,一阵激烈的鼓点嘎然而止。

       演奏完了,大家放下器乐,我紧挨他们问:“不打了”“歇一下”,这时我才看清了他们的面孔,除了一个稍年轻一点外,其他五个人都是过了花甲之年,我看还有古稀之年的,只是震耳欲聋的打击乐掩盖了他们的实际年龄,一个名副其实的老年鼓乐队!歇息间,我和他们聊了起来,都是方圆几里的老住户,一个公社管辖的。现在叫社区或街办,老人都叫公社。我们说起了老社长丁XX,说起了公社老书记罗XX,说起了“文革”时期公社送喜报时,敲打的就是这种鼓,还说起了当年那些打《得胜鼓》的小伙子们,他们一个个自豪地说就是他们自己。我问道,你们的打鼓佬是谁?刚刚打完鼓的鼓手指着坐在水泥花台上的那个穿着旧式羽绒服的老人——他是我们的师傅,从小就打鼓。我打量着这个有些窝囊而又臃肿的打鼓佬,有点不太相信。接着说起了他们鼓队在南昌的声誉,四乡八里都请他们去,其他的鼓队看到他们在旁边都不好意思演奏,——关公面前那个敢弄大刀?!我看到了打鼓佬咧着嘴笑,月光下有点神采奕奕。那个打锣的更是笑得合不了嘴——可怜他满口只剩下了几个零零落落的牙齿。那个打䥽的两脸干得像柴火棍,笑起来皮皱得都要从脸上掉下来。唯有那个打小锣的五十岁挨边的老小伙子,说得手舞足蹈,别的鼓队的打鼓佬见了他都尊他为师傅,他又指着他的师傅——打鼓佬,我对着他,抢过话头恭维地说,“您是师爷爷”。我眼前的打鼓佬像换了个人似的特精神起来了,他脱下了羽绒服,毛衣紧紧地裹在身上,干练又洒脱。他拿着一对鼓槌对我们说,“这有几十年的历史了,”这两根鼓槌车成了一节一节的花型,白里裹着黝黑,大概是年代久远留下的包浆吧,应该可以说是文物了。打鼓佬精神抖擞地走向大鼓,一声“开——开——始”鼓点紧密,一声赶一声,响彻云霄,像天边滚来的轰隆隆的雷声,月亮都吓得躲了起来,擂得那么有力,振奋人心,我看着他握槌的两手,舞动得使你眼花缭乱,随着他的鼓点,我插在口袋里的两只手情不自禁地不停地动了起来,仿佛也在打鼓,他快我也快,他变着花样,玩弄技巧,我随着节奏抖动着身子,热血沸腾。鼓声吸引了许多人,也感染了许多人,和我一样。好一个司马懿,怎么在几千年前的三国时就创造了《得胜鼓》,难怪你要取代曹氏父子建立了司马皇朝。好一个打鼓佬,他的手突然停住了,大家屏住了呼吸,安静极了。接着,万籁寂静中一声惊雷,锣鼓喧天,似千军万马,所向披靡,战无不胜。

         演奏终于结束了,就好像鸣金息鼓,班师回朝。我浑身是汗,忍不住冲着打鼓佬鼓起掌来。打鼓佬似乎累了,又重新坐在水泥花台上,我对打鼓佬说,你打得太好了,鼓点里有许多变化,催人奋进。打鼓佬看着我脱衣,头上冒着热气,他说我真正地听懂了他的《得胜鼓》,我为自己成了他的知音而感到自豪。好多围观的人都不愿散去,说了许多赞赏的话。有人给打鼓佬递了一支烟,他没有点着,依旧坐着。就在这时,打鼓佬从我的右侧边一头栽在地上,我还以为他弯腰捡起掉了的烟。不对!他的头重重地磕在水泥地上,滚过身,直僵僵地躺在地上,不省人事,两手握拳,脸色苍白,呼吸困难。我想一定是中风了,我掐着他的人中,旁边的人打了120,不久,救护车来了,把打鼓佬抬上了车,我远远地看到医生在按他的胸腔做人工呼吸,车子急速掉头奔医院去了。围观的人越来越多,询问的人也越来越多,我穿起衣服拉着老婆离开了现场。回家的路上,我想着瞬间发生的事情,不知道是悲剧还是喜剧,是得胜了还是失败了。我想到了我的金鱼,同样是生命,金鱼的命操纵在我的手上,打鼓佬的命又操纵在谁的手上?还有我和我的同类。。。。。。。。

  评论这张
 
阅读(188)| 评论(4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