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xujianguo1104的博客

鲤鱼洲情怀——我的兵团梦

 
 
 

日志

 
 
关于我

76年4月20日到五星垦殖场27大队,79年6月离开。我只是个混混,属落后分子。短暂的三年学会了草与禾的区别,也知道了“谁念盘中餐”的含义。一混就五十多了,混之余,偶尔就会想起那些泥里滚田里爬太阳暴晒风吹雨打的战友们,当年英姿风发,朝夕相处,而今老态龙钟,天各一方。今天借《鲤鱼洲情怀》这个博圈叙叙旧,感谢那些曾经关照和帮助我的战友们,也向曾经跟我打过架和生过意见的战友们道个歉。想的时候来个电话,需要帮助的时候告诉一声。

网易考拉推荐

2010年06月12日  

2010-06-13 13:57:47|  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昨天在网上浏览,看到网友沧州黄智一篇文章《人有没有自杀的权利?》,正好我前一天在思考这一问题,一时冲动便建了一个圈子《死亡情怀》,事后我想这个博名不雅,犯忌,应该冠以《天国情怀》之类的,又怕误会是天主教或基督教之类的圈子,更可况不能更改,既然这样也就这样算了,我想也没有谁会进这个圈子进行讨论,姑且就算给自己看罢了,人总有情绪低落的时候,人活在世上总有一些解不开的心结,只是很多人害怕被别人窥见,学会了如何掩盖这些“阴暗”的东西。今天我找到了几篇旧的文字,这些曾经都是我阴暗的东西,很有一些死亡情怀。转摘如下:

(一)痴人痴话
今天是虎年农历二月初七,也就是说大年已经逝去了一月又七天。“子在川上曰:‘逝者如斯乎,不舍昼夜’”上一篇日记还是去年11月份从福建回来的游感,一百来天就在自己的浑浑噩噩中从指缝里逃走了,整整一个冬天,我整个心灵也进入了冬眠,过年的热闹丝毫也未能唤醒我冬眠的情绪,从初二开始身体不适,头晕地转,不知咋的就有了高血压,别人90多到150都没有事,我偏偏就弱不禁风地做起了东施效颦,难道闽游就是我骑行的终结吗?难道川藏318就成了我永远的痛吗?现在已是春暖花开,可我却像“犀利哥”一样回到了曾经魂牵梦绕而又温暖的窝后却不再“犀利”了。我怀疑自己是否患上了忧郁症,总觉得生活无乐趣,用我以前的话说就是“一日新鲜百日旧,犹如枯木万年朽”我跟老婆说,如果我有一把枪,我已经死了一百回,我经常思考自杀的问题,自杀并不是轻生行为而是对生命的透悟与尊重。我经常想亚里士多德、梵高,想海明威,川端康成,想海子想三毛,还会想到张国荣。死亡不是生的对立面,更不是生的终结,他是生的自然延续,更是生的另一种存在状态。生不能由我,同样死也不能由我。生的时候我一点也感觉不到高兴,我想死的时候也自然感觉不到痛苦。我知道,就人生而言,从无到有,从无知到感知,到一个人要死的时候他在世上积累了无数的东西,既有物质的也有精神的,你若留恋这些自然就会觉得死去将会永远失去这些,大限一到,死亡之神便强行剥夺你享用这些你留恋的东西,父亲临终的情景悠然地浮现在脑海。我为他写下过一首诗:“奈何桥头唱奈何,人生欢喜何其多,可怜今日难回首,奈何桥尾忘情歌。”如果能像海明威、梵高、川端康成、海子一样主动地放弃这些与生俱来的东西,就不会“可怜今日难回首”,更不会“奈何桥头唱奈何”,“失去”是无奈,只有“舍弃”才是脱离了生死轮回的境界。“自杀”一词乃是凡夫俗子对“舍弃”——永离生死轮回的误解。生命的意义不在于长短,在于对生命的透悟。“朝闻道,夕可死矣”何必要无意义地苟活呢?海明威、梵高、川端康成、还有海子,他们把生命绘制成一幅意境深远的图画——散发着无限眷恋而又无限空灵的“凄美”境界。

               这些痴人痴语的文字希望能解开我的心结,使自己的心不再忧虑惆怅,用心去体会生命的本质。

               最后我心诵三遍《多心经》,回向和我一样心境的痴人:“观自在菩萨,行深般若波罗蜜多时,照见五蕴皆空,度一切苦厄。舍利子,色不异空,空不异色,色即是空,空即是色,受想行识, 亦复如是。舍利子,是诸法空相,不生不灭, 不垢不净,不增不减。是故空中无色,无受想行识,无眼耳鼻舌身意,无色声香味触法, 无眼界,乃至无意识界,无无明,亦无无明尽,乃至无老死,亦无老死尽。无苦集灭道, 无智亦无得,以无所得故。菩提萨陲,依般若波罗蜜多故,心无挂碍,无挂碍故,无有恐怖,远离颠倒梦想,究竟涅盘。三世诸佛, 依般若波罗蜜多故,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故知般若波罗蜜多是大神咒,是大明咒, 是无上咒,是无等等咒,能除一切苦,真实不虚。故说般若波罗蜜多咒,即说咒曰:揭谛揭谛,波罗揭谛,波罗僧揭谛,菩提娑婆诃。”
图片
图片

(二)归

 有人说,人生如梦,说的是光阴荏苒。再寿长的人也不过是时间长河里的一圈涟漪。也有人说,人生如戏,说的是生命无常。不管你人生有多精彩,都有谢幕和曲终人散的时候。如梦也好,如戏也罢,尘世间的一切都是这样周而复始地轮回,谁也逃脱不了定命与宿命的结局。

 梦开始了,戏也开演了。

当帷幕慢慢拉开的时候他正仰躺在病床上,浮肿的脸庞黄里透着绿,瞪着圆圆的眼睛也是黄黄的,三四根管子一头在他的身体上,另一头通向输液瓶、氧气瓶、尿袋,呼吸机罩住了他张得大大的嘴巴,沉重的呼吸使他鼓胀的肚子顶着厚厚的被单一上一下的起伏着。

以前的传染病科现在改成了预防科,名字变得温柔了,恐怖的面孔隐藏了,死神的缁衣变成了天使的羽毛。病房外面绿荫葱翠鸟叫蝉鸣,病房内只有呻吟和叹息声。

他似乎很累,他把眼睛闭上,停留了几秒又把眼睛瞪得大大的,他是怕自己一闭上眼就睡着了,一睡着就听不见监护器发出的嘀嘀声,也看不见输液瓶和氧气瓶里不停地冒出的气泡,他知道只要这些都在响着或是在冒着气,那些银行里的存款、股市里的股票、还有好几套的房子、天天进出开着的宝马SUV还是属于自己的,妻子、儿女、兄弟姐妹、亲戚朋友、还有公司的员工都会一如既往地对他恭敬有加。

午后的太阳烘烤医院的楼房,热风裹着热浪一阵阵向病房袭来。病房内门窗紧闭着,绿色的窗帘散发着宁静和阴冷。

他的呼吸急促起来,监护器的示频波上下乱窜,嘀嘀声也快了起来,随即来来往往的脚步声也乱了起来。

他把痴呆的目光缓缓地移向天花板,眼睛依旧瞪得圆圆的,他注视着天花板上的吊扇。吊扇低速地转着,慢得能数清扇叶旋转的次数,底部的圈形图案一次次地重复放大,不停地轮回。
    “一圈、二圈、三圈。。。。。。。”

监护器上又发出了缓慢的嘀嘀声,他的呼吸又平缓起来。

他重重地叹了一声气,像是放下了什么东西。“四圈、五圈、六圈、七、八、九。。。。。。。

 他数着数着就睡着了,永远地睡着了。。。。。。

  评论这张
 
阅读(59)|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