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xujianguo1104的博客

鲤鱼洲情怀——我的兵团梦

 
 
 

日志

 
 
关于我

76年4月20日到五星垦殖场27大队,79年6月离开。我只是个混混,属落后分子。短暂的三年学会了草与禾的区别,也知道了“谁念盘中餐”的含义。一混就五十多了,混之余,偶尔就会想起那些泥里滚田里爬太阳暴晒风吹雨打的战友们,当年英姿风发,朝夕相处,而今老态龙钟,天各一方。今天借《鲤鱼洲情怀》这个博圈叙叙旧,感谢那些曾经关照和帮助我的战友们,也向曾经跟我打过架和生过意见的战友们道个歉。想的时候来个电话,需要帮助的时候告诉一声。

网易考拉推荐

高考随想  

2010-06-08 01:55:58|  分类: 痴人梦话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今天是今年高考的第一天。想起在鲤鱼洲连队的那些考上大学、中专的队友们,仿佛就是昨日的事。真正的农民种田总是半年忙时半年闲,五星垦殖场没有农闲,九团就更没有农闲。听老知青们说,九团的时候团营连的头儿都是军人,早晨还要出操军训。等我去的时候九团已经退伍了,不要军训出操了,我们这些末代知青还算幸运的。尽管如此,我还是怕那些望不到边的水田。春天插秧的时候就说还是冬天挖沟挑堤好,夏天双抢的时候又说还是春插好,等到秋收时又说双抢好,最后到了挑大堤的时候又在说秋收好。一年四季哪有好过的日子,就是在没有事的时候还要搓草绳。面朝黄土背朝天,年复一年的轮回,把我们这些曾经充满着理想抱负的青春年少抛进了痛苦的漩涡之中,茫茫苦海,哪里是岸?每一个人都暗暗地使出自己的浑身解数,寻找一条光明的出路。苦干加巧干,积极求上进,向党团组织靠拢,求得一官半职。寻找远亲近邻的人情关系,争取参军入伍。实在没有办法,看着镜子里的我还有三分姿色,便媚主求荣,或许能做上工农兵大学的梦。这不能说是动机不良,这是到了山穷水尽被逼出来的绝活,有谁知道这里面有多少辛酸的眼泪和劳苦的汗水,其中的个味只有自己知道。苦难的生活可以让人变成鬼。虽然这样,出头的人还是凤毛麟角,大多数的知青还是苦熬到最后胜利大逃亡。

        我最最钦佩的总有那么几个人,放弃本来就不多的休息和娱乐,孜孜不倦地学习知识。特别是在七七年恢复高考后,他们拾起课本,夜以继日地朝目标奔去。一年不成,两年。两年不成,就三年。这些人中间有几个是我非常熟悉的:第一个叫丁月敏,天性懦弱,雌性荷尔蒙比一般的男人要多点,骨子里有小资特质。农活把他折磨得心身憔悴,他是我们末代知青里年龄偏大一个。第一年考起了中专,家庭成份不好,政审没有过关,第二年没有考起,第三年考进江西农大。他是没有任何选择,想脱离苦海只有这一条路,是坚定的信念成就了他的梦想。第二个叫潘美满,同我一批下去的,大个子,力气大饭量也大,一大碗饭从食堂到寝室门口就下了肚。后来我们同住一个寝室,很晚总是他一个人点蜡烛看书。记得有一年冬天挑大堤回来,我们都累趴了。早早就寝,可他还坚持看书,半夜我醒来,发现他捧着书睡着了。快临考的一段时间,我连琴都不敢拉。吃得苦中苦,方为人上人。他终于考进了江西冶金学院。还有几个我不太熟悉的也都陆续考起了中专。知识改变命运,如今他们大都数都在教育系统或事业单位从事脑力劳动,他们当时的信念就是要摆脱体力劳动,古人言:“劳心者治人,劳力者治於人”,马克思也认为,脑力劳动者的劳动量倍于体力劳动者的劳动量。

        今天坐在电脑前写着这些文字,就自觉地惭愧起来。学生时代不愿读书,整天贪玩。下放时代不愿种田,思量偷懒。进了工厂不学技术,偏想读书。朋友们看看,我是不是一个混混。好在后代不像我,像她妈,要不然代代相混,弄不好不知那代还真出个混世魔王。高考的日子引发了我些许的胡思乱想,但愿那些高考的学子们读完学业后都能像丁战友、潘战友一样从事脑力劳动,不再为想从事自己的专业而失业。

 

  评论这张
 
阅读(83)| 评论(1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