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xujianguo1104的博客

鲤鱼洲情怀——我的兵团梦

 
 
 

日志

 
 
关于我

76年4月20日到五星垦殖场27大队,79年6月离开。我只是个混混,属落后分子。短暂的三年学会了草与禾的区别,也知道了“谁念盘中餐”的含义。一混就五十多了,混之余,偶尔就会想起那些泥里滚田里爬太阳暴晒风吹雨打的战友们,当年英姿风发,朝夕相处,而今老态龙钟,天各一方。今天借《鲤鱼洲情怀》这个博圈叙叙旧,感谢那些曾经关照和帮助我的战友们,也向曾经跟我打过架和生过意见的战友们道个歉。想的时候来个电话,需要帮助的时候告诉一声。

网易考拉推荐

慢慢变老快快死  

2012-10-30 15:06:03|  分类: 观心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昨天参加了一场殇礼,逝者为一80多岁的男性老人,是孩子她二舅妈的父亲。老人膝下三男四女,真可谓儿孙满堂。按照乡俗,老人只穿一条短裤赤条条地躺在房间的地上,头枕钱纸,两手心紧拽着一把钱纸,躯体极度地干瘦,就像一截暴晒的干柴。老人的几个女儿跪在老人的身边,对每一个来吊丧的客人都哭诉着告知早已魂飞魄散的躯体,但愿这截干柴尚有灵智,对我们这些参与游戏的人予以回报。

    送上祭品,跪拜完毕,客人都退出,各自寻座。有的安慰家属,盛赞老人生前的种种善德,有的一旁呆坐,木讷地看着陆陆续续的跪拜磕头者。场面乱而有序,悲而不哀,所有的人都在自觉或不自觉地扮演着自己应该扮演的角色。这样的场面我也有过亲身经历,我父亲死的时候就是如此。

    我不知道失去亲人的家属是何种心情,面对着即将不复存在的遗体又有何种情感寄托?但有一点是可以肯定的,就是每一个在场的人都有一次间接体念死亡的经历,有的甚至是接受一次灵魂的洗礼。有的人悲而不哀,哭声是唱给别人听的,眼泪是演给别人看的。也有的人哀而不悲,独自地坐在一角冥思,默默地用心去和那颗早已无处寄托的灵魂相互抚慰。

    在有形世界里,殡仪馆是人生的终极舞台,也是生命列车最后一个站台,然而,在无形的时间里,穿过焚尸炉的烈焰所有的时空都凝固了,生死化为涅槃,善恶化为空寂,丑美化为虚幻。一刹那,一切的一切都变成了永恒!

    在火葬场的整个上午,时间幻化成两种速度,极速的生离死别让无数的人倍感人生短暂,生命无常。喧嚣的管乐声催化着哀伤情绪,使之不断地膨胀,那些嘶声裂肺的嚎啕随着炉门的打开而演变捶胸顿足的狂悖。但对一个静观于阴阳两界如此坦途的我来说,从躯体到骨灰却经过了无数次劫难的轮回,心灵极度焦虑,思想备受煎熬。仿佛从地狱到炼狱,渴望着灵魂早早地升入天堂。

    逝者已逝,他不用再做那些早已褪了色的梦,更用不着唠叨那些令人生厌的陈年旧事。但对于生者来说更健忘于死亡带来的短暂悲哀,不管多么亲密的人,一旦从自己生活的圈子里消失,就会随着时间的流逝而淡忘。

    在回家的路上。我对老婆说,希望我们慢慢的变老快快地死。。。。。。。

  评论这张
 
阅读(303)| 评论(2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