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xujianguo1104的博客

鲤鱼洲情怀——我的兵团梦

 
 
 

日志

 
 
关于我

76年4月20日到五星垦殖场27大队,79年6月离开。我只是个混混,属落后分子。短暂的三年学会了草与禾的区别,也知道了“谁念盘中餐”的含义。一混就五十多了,混之余,偶尔就会想起那些泥里滚田里爬太阳暴晒风吹雨打的战友们,当年英姿风发,朝夕相处,而今老态龙钟,天各一方。今天借《鲤鱼洲情怀》这个博圈叙叙旧,感谢那些曾经关照和帮助我的战友们,也向曾经跟我打过架和生过意见的战友们道个歉。想的时候来个电话,需要帮助的时候告诉一声。

网易考拉推荐

第十二册 佛教作品选录 第三十课 焰口召请文(宋·苏轼)  

2013-10-23 17:30:1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累朝帝主,历代侯王,九重殿阙高居,万里山河独据。
  西来战舰,千年王气俄收;北去銮舆,五国冤声未断。
  呜呼!杜鹃叫落桃花月,血染枝头恨正长。
  筑坛拜将,建节封侯,力移金鼎千钧,身作长城万里。
  霜寒豹帐,徒勤汗马之劳;风息狼烟,空负攀龙之望。
  呜呼!将军战马今何在?野草闲花满地愁。
  五陵才俊,百郡贤良,三年清节为官,一片丹心报主。
  南州北县,久离桑梓之乡;海角天涯,远丧蓬莱之岛。
  呜呼!官贶萧萧随逝水,离魂杳杳隔阳关。
  黉门才子,白屋书生,探花足步文林,射策身游棘院。
  萤灯飞散,三年徒用工夫;铁砚磨穿,十载慢施辛苦。
  呜呼!七尺红罗书姓字,一抔黄土盖文章。
  出尘上士,飞锡高僧,精修五戒净人,梵行比丘尼众。
  黄花翠竹,空谈秘密真诠;白牯黧奴,徒演苦空妙偈。
  呜呼!经窗冷浸三更月,禅室虚明半夜灯。
  黄冠野客,羽服仙流,桃源洞里修真,阆苑洲前养性。
  三花九炼,天曹未许标名;四大无常,地府难容转限。
  呜呼!琳观霜寒丹灶冷,醮坛风惨杏花稀。
  江湖羇旅,南北经商,图财万里游行,积货千金贸易。
  风波不测,身膏鱼腹之中;途路难防,命丧羊肠之险。
  呜呼!滞魄北随云黯黯,客魂东逐水悠悠。
  戎衣战士,临阵健儿,红旗影里争雄,白刃丛中敌命。
  鼓金初振,霎时腹破肠穿;胜败纔分,遍地肢伤首碎。
  呜呼!漠漠黄沙闻鬼哭,茫茫白骨少人收。
  怀耽十月,坐草三朝,初欣鸾凤和鸣,次望熊罴蕌梦。
  奉恭欲唱,吉凶只在片时;璋瓦未分,母子皆归长夜。
  呜呼!花正开时遭急雨,月当明处覆乌云。
  戎夷蛮狄,喑哑盲聋,勤劳失命佣奴,妒忌伤身婢妾。
  轻欺三宝,罪愆积若河沙;忤逆双亲,凶恶浮于宇宙。
  呜呼!长夜漫漫何日晓?幽关隐隐不知春。
  宫帏美女,闺阁佳人,胭脂画面争妍,龙麝薰衣竞俏。
  云收雨歇,魂消金谷之园;月缺花残,肠断马嵬之驿。
  呜呼!昔日风流都不见,绿杨芳草髑髅寒。
  饥寒丐者,刑戮囚人,遇水火以伤身,逢虎狼而失命。
  悬梁服毒,千年怨气沈沈;雷击崖崩,一点惊魂漾漾。
  呜呼!暮雨青烟寒鹊噪,秋风黄叶乱鸦飞。
  评论这张
 
阅读(1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