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xujianguo1104的博客

鲤鱼洲情怀——我的兵团梦

 
 
 

日志

 
 
关于我

76年4月20日到五星垦殖场27大队,79年6月离开。我只是个混混,属落后分子。短暂的三年学会了草与禾的区别,也知道了“谁念盘中餐”的含义。一混就五十多了,混之余,偶尔就会想起那些泥里滚田里爬太阳暴晒风吹雨打的战友们,当年英姿风发,朝夕相处,而今老态龙钟,天各一方。今天借《鲤鱼洲情怀》这个博圈叙叙旧,感谢那些曾经关照和帮助我的战友们,也向曾经跟我打过架和生过意见的战友们道个歉。想的时候来个电话,需要帮助的时候告诉一声。

网易考拉推荐

晚秋   

2014-10-30 08:49:14|  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014年10月25日晚11时45分,丈母娘放下了人世间一切一切的眷恋,深深地吸了一口气,然后又重重地吐了出来,就疲倦地懒得呼吸,谁也不想理睬,永远地睡去了。尽管儿女们呼唤哭泣,丝毫不影响她沉醉在追忆的往事中,静宓如晚秋之夜,逝去如秋叶飘零。 
       丈母娘在她长子家卧床五、六年,全靠她三儿二女24小时轮流侍候,吃喝拉撒全在病床上。灵堂就设在小区的院子里,大帐蓬的周围摆满了亲朋好友送来的花圈,她的灵柩竖放在大棚中央,四周被儿孙的花蓝簇拥着,仿佛睡在鲜花与绿叶丛中。底里边的墙上挂着黑底白字的挽联和老人的遗像,遗体的头边燃着腊烛和檀香。夜深了,细微的哀乐声象是从昏暗寂静的虚空中飘来似的,以往被忽视的旋律在此时此刻格外地撕人心肺,沉重哀婉的管乐极尽渲染着内心难以排遣的悲伤。烛光在风中摇曳,忽暗忽明地跳跃,檀香青烟袅袅,燃尽的香灰一节一节地无声坠落,花圈上的挽联在夜风中悉悉地飘摆,这一切景象置生者与亡者的灵魂在轮回中交感,使阴阳两隔的亲情在冥冥中倾诉。我想起了余光中先生《乡愁》中的诗句——"母亲在里头,我在外头”。真是“感时花溅泪,恨別鸟惊心”啊! 
       我盘坐在灵柩前祭拜的垫子上,满目都是昏暗路灯和斑驳漆黑的树影,联排的楼房被一扇一扇的窗框隔成了无数的笼子,整齐而又单调,少有几家透着灯光。凉风习习,裹着一丝寒意。坐累了,便倒在垫子上仰面而躺,拿了几捆草纸枕头,用一个塑料袋把裸露的脚给套起来,似乎来了瞌睡,昏昏然迷糊起来……
       十多天前,我替老婆值班看守丈母娘。看着她不知世事、无法言语,整天昏睡,智力不及三岁孩儿,整个身体干枯就象木乃伊,饮食仅靠米糊流质,心中充满怜悯。我喂水的时候,她睁开眼茫然地望着我,我问她是否认识我,她毫无反应。我记起我妈妈的话,要我念《地藏经》消除丈母娘的罪孽,我念完了经便跟她讲故事,告诉她我家的兰花、玖瑰都开花了,一起回忆她曾经在我家居住的时光,那时她在我家种花、画画、练毛笔字、听京剧、晒太阳。我还告诉她最近陪她老舅去了北京,见了许多她的亲戚,还和她唠叨她和她妈妈及弟妹在北京时的往事。出乎我的预料——她竟然举起了半瘫的左手用手背抚摸我的脸颊,缓缓地来回摩挲,眼晴注视着我,我顿感温暖,倍感亲切,想起我的婚姻,丈母娘是坚决反对而不认我的。当下之举使我感动,险些落下泪珠。她这一抚摸真如佛主摸顶赐福,又如菩萨给我醍醐灌顶,让我感到了慈悲的力量和喜舍的功德。 
       明天就到关三的日子,往后就是接七了。丈母娘的阴魂不知飘向何处,但愿阿弥陀佛慈悲,接引她老往生西方极乐世界。 
       今晚刚出门散步的时候下起小雨,我回到楼上却感到非出门不可,于是带把伞就沿着抚河步行道一直向北,过海关桥、抚河桥、孺子桥到达中山桥,一路雨水淅沥,天色濛濛,远近路灯及霓虹灯倒映在抚河水中波光粼粼,色彩斑斓。路上行人寥寥无几,晚秋雨夜凉风徐徐,闹中取静的河边一木一石、一林一景以及亭台楼榭无一不被晚秋染上浓重的秋思残韵,这样的季节,这样的景致,又是这样的遭遇,如何不会被逼出这样的情怀,如此才有这样的记录。


  评论这张
 
阅读(7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